在海洋边长大的人才能理解喜欢水超过一切的感觉。我不知道是什么使我与波浪结缘,但那种冲动是最原始的。

我在佛罗里达的Biscayne岛长大,并在波士顿有一艘13尺长的捕鲸船。她虽然小但却很结实,在我小时候还带给我一处珍贵的自由天地。 这座岛一直是船舶的避风港,它强烈而丰富的钓鱼文化对我这终身与水为伍的生活也起到了促进作用。

今时今日,这份激情带领我去了比我家乡广阔的多的海域:哥斯达黎加,委内瑞拉,澳大利亚,圣托马斯岛,多米尼加共和国,以及巴哈马的每一座列岛。
我在大概12岁时就专注于叉鱼事业,创造了男子徒手自由潜水捕获大王鲭的世界纪录,同时还是Seahunter队伍中专业乘船捕鱼队中的一员。

简单的说,哪里有水,哪里就是我的家。

迈阿密徒手潜水员

你可以在社交媒体上继续与Miami Skin Diver联系,关注他们网站接下来发布的消息

微信扫一扫